【广州日报】任继周院士:总需要有坐“冷板凳”的先行者

【来源:【广州日报】 | 发布日期:2012-11-13 | 作者:谢绮珊 】    

任继周1981年访问澳大利亚牧场

2000年,任继周在贵州山区扶贫考察中

20世纪初,他们锐意进取、开风气之先,他们在各自的行业不懈追求,成绩卓然……今天,让我们走近这些跨世纪大师,感受他们的人格魅力,重温一个时代的精髓。

大师系列之任继周

任继周,1924年出生于山东,我国现代草原科学奠基人之一,国家草业科学重点学科点学术带头人。1948年毕业于前中央大学(现南京农业大学)畜牧系。历任甘肃农业大学教授,甘肃省草原生态研究所所长。199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。

任继周,我国现代草原科学奠基人之一。在听到记者的约访时,他好奇地问:我不是公众人物,为何想要采访我?作为我国草业科学界唯一的一名院士,本应有广泛知名度,但因为专业冷僻,知道他的人却甚少。他常常自喻坐了几十年冷板凳。不过,回头去看自己一生的坚持,任继周说,总需要有坐冷板凳的先行者。

哥哥省吃俭用供我读中学

鲜有人知道,哲学家任继愈是任继周的二哥,而且对他的成长和专业研究有着重要的影响。他说:家兄继愈是我非常敬重的人,他对我的影响极大。从教发音识字到支持鼓励我求学,我的生活里处处都有他的影子。我选择所从事的专业也受他影响,他对于我是亦兄亦父,亦师亦友

任继周读中学时正值抗战时期,因为生活艰苦,他骨瘦如柴。时任西南联大讲师的任继愈省吃俭用,东挪西借供弟弟转学到南开中学。我二哥支持我上南开中学太困难了,估计学费相当于他十个月的工资,但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。所以我拼命读书,在南开中学读了一年就去考中央大学,高中我实际上只念了一年半。

在专业选择上,任继周也深受哥哥的影响。我问他考什么专业好,他建议说:我是学哲学的,太虚了,你搞一点实的。我想最实是农业,我从小喜欢小动物,就搞农业里头的畜牧业吧。

任继周选择了农学院的畜牧系,面试时,院长冯泽芳院士好奇地问他,你成绩这么好,为何要考畜牧业?我就如实跟他说了。还有一点,我觉得应该改变我们的食物构成,我们体质太弱,就是因为吃五谷杂粮太多,吃动物食品、奶、肉太少。任继周说,我对我的专业一直是很满意的,不管外面多少诱惑,我都没有动摇过,我觉得我选对了。

只要有机会,我还是会去草原考察

如今年近九旬,任继周仍是耳聪目明,思维清晰,他也并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。由于年龄的缘故,我已经不能经常去草原开展野外工作,但只要有机会,且身体允许,我还是会去草原考察。现在我主要从事室内工作。

谈到发展草地农业的好处,任继周说:我国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中,耕地面积仅占12.7%,面积最大的草地约400万平方公里,占国土面积41%,是耕地面积的三倍多。在我国农业发展中,作为面积最大的土地类型和世界三大食物来源地的草地,如果不受重视,显然是一种资源的浪费。何况,传统耕地中,也应该实行草田轮作,不但能保证粮食产量不下降,还能成倍增加牧草等饲用作物,培肥地力,减少面源污染。

对于草地农业不被理解,草业科学不受重视的问题,任继周也不无焦虑。这是当前的现状,没有办法马上改变。但我觉得,发展草地农业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,我作为草业科技工作者去研究并宣传推广它是义不容辞的事情。他说,人们观念的改变需要时间和耐心,在这个过程中,总需要有坐冷板凳的先行者。

穿毒衣防草原虫咬

考取畜牧业专业时,任继周立志改变中国人的食物构成,这一大志影响了他此后的很多人生选择。正是当年的这个理想,使得我一直坚持从事草业科学这一专业。包括后来我们提出草地农业系统的思想,成立草原生态研究所,并入兰州大学成立草业学院等一些重大的事件,其根源在此。

入学后,任继周师从中国现代草原科学奠基人王栋。二战期间,王栋冒着生命危险,在海上漂泊40余天,从国外学成归国,在国家最危难的时候开始草原科学研究的艰苦创业。他中西学都很好,很有中君子之风,写得一手汉隶。”1950年任继周到兰州畜牧兽医学院工作,也是导师王栋推荐的。临行之前,王栋先生赠言: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;与牛羊同居,与鹿豕同游。也许正是这种师承,使任继周在西北苦寒之地一干就是60余载。

虽然最初在去兰州的路上,历尽艰难困苦,一路风餐露宿,从西安到兰州竟然坐了二十一天的汽车,但这并没有动摇任继周的科研决心。大学刚刚毕业,任继周抱着到洪荒还没开的地方去的浪漫理想,义无反顾地扎根在西北大草原。

19505月任继周到达兰州,六月份就开始出去考察,基本上把甘肃省都走遍了。甘肃省的草原资源给我印象非常深刻。从白龙江、长江流域一直到内陆,从很潮湿温暖的地方一直到非常干旱的地方,各种草原类型非常丰富,恍如一个草原类型标本园。西北丰富的草地资源太适合做科学研究了。

长期的野外生活实现了任继周要跟大自然无限亲近的最初理想,但也很磨炼他。草原的虱子无缝不入,任继周专门给自己做了一套连衣裤式的工作服,还是无法阻挡虱子的叮咬,睡觉也不安宁,后来,他想了一个办法,每一次下乡前都用666粉、敌百虫等农药泡衣服,晒干后再穿,虱子一碰到就死掉,这才终于有了安稳觉。我现在身上应该有各种残毒,那时是别无选择。人家说危害很大,好在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这些药剂还没有发现什么后遗症,我现在88岁还这么活着,身体和生活状况都很好。

为什么老鼠洞周围的草长得好?

1951年,在导师王栋教授率领下,他们对河西走廊被称为丝路绿宝石的大马营、皇城滩草原进行专业调研,并于1954年出版中国第一部草原调查专著——《皇城滩、大马营草原调查报告》。

任继周创建了我国第一个高山草原试验站,在我国率先开展了高山草原定位研究,建立了一整套草原改良利用的理论体系和技术措施,还研制出了我国第一代草原划破机——燕尾犁。说起这项发明,他说:高山草毡20厘米厚,弹性很大,学生把啤酒瓶扔到天空,掉下来能弹一丈高,瓶子还不破,但是不通水,不通气,草就长不好。我发现老鼠洞周围的草长得好,因此得了启发,只划破草坯,不翻土,燕尾犁也是经过好多年才做出来的。

1973年,他创立了草原的气候——土地——植被综合顺序分类法,成功地应用于我国主要的牧业省(区),现已发展成为我国公认的两大草原分类体系之一。在渐渐有了知名度之后,北京、南京等地向他伸出橄榄枝,许以优厚的待遇。1981年春天,美国也对他发出邀请,但他并不为之所动。研究草原,西北是最好的地方,我不能走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面对发达国家可观的草坪产业规模,任继周意识到,草坪生产的社会需要已经到来。他率领团队,开始了草坪的研究与开发。当时的草坪研究在我国可以说是一片空白,没有相关的资料,社会上也没有专门的草坪企业。

1985年,任继周组织当时研究所的力量成立了我国第一个专门化的草坪企业,开展了草坪建植养护的一系列技术研究,如通过草坪种子直接建植草坪在国内都属首创。

根据这一技术体系建成的北京第11届亚运会田径主场地——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运动场、全国青运会主场地——沈阳体育中心运动场,被国内外专家与教练员、运动员誉为国际一流水平。任继周说,现在我国的草坪产业发展得已经非常不错了,但类似于国外的产学研体系还未完全建立,尤其在草坪育种与草坪机械方面,与国外还有不小的差距。 专题策划:赵洁 文:北京站记者 谢绮珊

 

来源:广州日报2012-11-03

 

 

Copyright (C) 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2009-2010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768号 邮编:730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