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国科学报】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:草地农业是使人吃人粮、畜吃畜“粮”

【来源:中国科学报 | 发布日期:2012-06-02 | 作者:王卉 】    

近日,就草地农业的发展前景、粮食安全等问题,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。 

“传统耕地农业不变不行了” 

《中国科学报》:提倡草地农业,是不是让少数人吃肉,多数人挨饿呢?而且人的饮食习惯能随便改变吗? 

任继周:这不是谁让不让、谁提倡不提倡的问题,这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,挡不住。我国总说粮食安全,不说食物安全,比如没有把肉蛋奶列入,这是对食物结构的误解。 

30年来我们的食物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,动物性食物已占据半壁江山。所以,生产食物的农业结构不变不行了!只生产人粮,不生产畜“粮”的传统耕地农业不变不行了。耕地农业变为草地农业是大势所趋。结构改变才能根本解决我国的食物安全问题。 

“过分强调籽实性粮食是不全面的” 

《中国科学报》:区分粮食和食物的概念有什么意义? 

任继周:粮食仅仅是食物的一部分,食物的概念非常丰富。比如盐、碘等矿物性食物,各种水生、陆生的植物性食物,特别是陆生的块根、块茎、籽实、菌类等,此外还有动物性食物。耕地农业只是籽实这一部分,过分强调籽实性粮食是不全面的。 

在植物生产中,其营养成分进入籽实的只是一部分,一半以上都存在于茎叶中。即使在籽实中,除去麦麸、米糠、皮壳、豆荚,人们吃到的也只是籽实的一部分。人的食物就用这么一点,当然很不经济。 

草食动物可充分利用植物的营养体(即籽实以外的植物体)。植物营养体的营养物质可达粮食生产的3~5倍。这就是美国西部为什么用不多的水资源来浇灌饲用玉米、苜蓿,而不浇小麦的原因。 

“有丰富内涵,并非只是种草” 

《中国科学报》:草地农业,是否就是种草? 

任继周:草地农业系统有四个生产层,即前植物生产层、植物生产层、动物生产层和后生物生产层。 

前植物生产层,不以农业产品为主要目标,而是以自然景观作为社会产品,主要价值在生态功能。 

植物生产层,是指传统牧草、作物、果蔬、树木、花卉等植物生产,包含中国传统农业内涵。 

动物生产层,这是草地农业系统最富特色的生产层次,太阳能产生的有机物,其中75%无法被人类直接利用,须经动物转化。通过草食动物生产肉、奶等畜产品,是人类利用这一部分能量的必要方式。 

后生物生产层,是对各个生产层所产出的产品进行加工、流通等的管理过程。过去耕地农业只重视植物生产,而且只注重籽实生产,实际上把一半以上的生产力都丢掉了。 

草丛与地境耦合,变为草地;草地与草食动物耦合,形成一个草畜系统;草畜系统与市场耦合,经过社会经济活动,完成草地农业系统全过程。这是一条很长的产业链条。每个界面都含有很多科学技术,可延伸建成现代产业,吸收大量劳动力,达到富民目的。 

“种草实际在促进粮食增产” 

《中国科学报》:发展草地农业,人吃什么? 

任继周:种草实际在促进粮食增产。通过草田轮作,我们在黄土高原的试验显示:粮食单产增加60%,肥料用量减少1/3,水用量大约节约17%,而整体经济效益大约增加1倍。 

苜蓿作为很好的豆科牧草,也有耗水问题。按实际投入产出与种粮相比,种苜蓿等牧草水的效益还是高。一吨水换来的能量和蛋白质都比粮食多。 

现在有一个误解,认为人口增加是刚性的,耕地减少是刚性的,口粮会不够吃。实际上在城市化过程中,随着人们吃肉、喝奶的增多,是把口粮节约了下来。作为口粮的谷类消耗量,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正在缓慢下降,而不是上升。 

现在我国人直接用口粮不超过2亿吨,2011年不足总产量的1/3,而饲料用“粮”(以食物单位计,即家畜草料的消耗量)已达3亿吨,预计到2020年将达5亿吨,缺口越来越大。真正缺口很大的是饲料粮。 

草地农业,可充分利用一切农用土地资源,而不只是现在只占国土面积12%的耕地。还可以增加农田当量约11亿亩。草地农业就是使人吃人粮、畜吃畜“粮”(大部分为牧草等饲用植物,少量饲用籽实)。所谓“粮食安全”的缺口完全可以填平,还略有盈余。 

草地农业可充分利用多种生物资源,植物、动物、微生物资源都可纳入其中。比如将籽实生产改为营养体生产,即可提高生物量5倍以上。 

耕地农业,使土地越来越贫瘠,加之建设过程中的土地置换政策,新农田不肥,一亩顶不了一亩;而草地农业,可以培肥地力。 

“不愁没有种草的地方” 

《中国科学报》:我国人多地少,有地方种草吗?连种粮都没人了,怎么会有人种草呢? 

任继周:如前所说,草地农业可增加农用土地约11亿亩。其中包含了大量非耕地、休耕地。现在南方农民通常种一季稻就走了,剩余时间耕地空着不种。仅仅在四川,季节性的空地就达3000万亩。在湖南、湖北、广东、广西,大都只种一季稻,耕地大部分时间就荒着,有些耕地更是一季都不种。 

还有河湖涨落带、滩涂都可以种草,面积很大,不下一亿亩。在退耕还林、还草的地方,更要种草。所以说,不愁没有种草的地方。 

种草节省劳动力,而且季节性不那么强。种草是种一次,可以收几季,而且收五六年,甚至七八年,是大规模收获。种草病虫害较少,不必大量使用农药,施肥很少,甚至基本不需施肥,可减少面源污染。 

草地农业还可增加抗灾能力。例如旱灾,主要在作物籽实发育期雨水不足,就会致灾,而草类植物只要在生长季内,下点雨就能长,很少有旱灾旱得草都长不了的情况。

“可适当进口粮食和饲料” 

《中国科学报》:在能通过进口来解决问题的时候,我们为什么要将这种压力在内部消化?如果一个地方的草质量好且价格便宜就应进口。 

任继周:我们不反对充分利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机遇,适当进口粮食和饲料,但是不能依赖。全世界粮食贸易量大约是2.5亿吨,而将来我国口粮和饲料用粮共需7亿吨,把世界贸易量买光也不够。价格就更不用说了。现实情况是,中国人买什么,什么贵。例如苜蓿干草,今年就比去年涨价1/3。我们应该汲取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的教训。何况草的体积太大,占舱位。中国老话就有“百里不运草,千里不运粮”的说法。如果我们力求粮食自给,草的自给应该更有信心。

 

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2-05-28 A3 深度)   本报记者 王卉

 

Copyright (C) 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2009-2010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768号 邮编:730020